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香囊(1/2)
长公主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那再好不过。”

  裴文宣笑着颔首, 算做行礼。而后两人便将球杆如剑一般执在身后,背对而行。裴文宣路过谢春和时, 他从他身上闻到了一股极浅的、若有似无的香味。

  那香味让裴文宣顿住脚步,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谢春和,谢春和见他停下来,颇有些意外,笑着道“裴大人可是有事?”

  裴文宣扫了谢春和一眼,目光落到谢春和腰上“谢大人今日带这个香囊,很是别致。”

  “你说这个?”谢春和低头, 看向腰间的香囊, 他笑了笑,“今日路上遇到一个江湖术士给我的, 说是消灾去难,求个平安。”

  裴文宣得了这话,笑了起来“原来如此。我也就是觉得这个香囊有些好看, 在下还要打球,等回来再同谢大人聊聊。”

  说着,裴文宣拱手行礼, 便退了出去。

  等了片刻,苏容卿和裴文宣便驾马而出。

  “苏容卿上了。”

  上官雅舒了口气,李蓉用小扇敲着手心,看着不远处被人扶着离开的苏容华,又看了看旁边正故意看着赛场不肯挪眼的上官雅, 她想了想,轻咳了一声, 吩咐道“你去看看苏大公子吧。”

  “不去。”

  上官雅一口拒绝“这种时候,殿下切勿感情用事。”

  “现下所有事都安排好的, ”李蓉看着裴文宣和苏容卿都换好衣服,翻身上马折回赛场,缓慢开口,“你留在这儿就看个马球,去看看他,又耽搁什么了?”

  上官雅端正坐着不言语,李蓉侧头“你不去和他说清楚,他不会甘心,阿雅,他毕竟是苏氏的大公子,再如何浪荡,”李蓉压一字一句,加重了语气,“那也是苏氏的,大公子。”

  苏氏这样盘踞于大夏几百年的庞然大物,改朝换代都不损半分的真正名门权贵,哪怕是个浪荡放肆的大公子,也要让李明高看几分,费心拉拢。

  “你若不妥善处置,”赛场上一声锣响,两队人马在赛场上瞬间交织,李蓉声音平淡,“那才是你因逃避,感情用事。”

  上官雅抿了抿唇,片刻后,她站起身来,恭敬道“是。”

  说完,上官雅便起身离开,也就是在这时,人群一阵惊呼,李蓉轻轻抬眼,就看赛场之上,裴文宣单手拉着缰绳,整个人悬挂在马的一边,好似马上就要坠下来一般,横穿过苏容卿的球杆,扬手漂亮一击,马球划过球洞,之前尚未收回的惊呼便成了欢呼之声!

  李川端着茶杯正要喝茶,听到声响,瞬间抬头,诧异出声“这么快?!”

  上半场僵持这么久,没想到下半场裴文宣一上场,就直接进了球。

  李蓉面上没说话,她看着赛场上青年驾马回到发球的位置,青年似乎也察觉到她的目光,在人群中回过头来,隔得老远,面上仿佛落了光一般,朝她扬眉一笑。

  那一笑里带了几分挑衅和张扬,好似邀功一般。

  李蓉暗中捏着的手不由得放松了些许,她神色仍旧平稳,不带半分情绪,缓慢道“他在学院里时,什么都是第一的。”

  大夏世家子弟培养并不仅仅只是读书。

  文能定国,武能□□。

  有匡扶社稷之志,又有调香抚琴之雅。

  这些以整个大夏最顶尖资源倾力培养出的年轻人,被给予了无数期望。

  就连马球赛事,也要求奋力以搏。

  裁判再次开局,球往上一抛,还未落地,就看苏容卿球杆瞬间旋出,往着裴文宣那一队的球门飞砸而去,他用的力道极大,似乎马上就要飞离球场,然而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,他驾马灵巧绕过几个人的防守,追着那球抬手又补一杆,转了球的方向。

  入门!

  “这苏容卿也不错呀,”李川听着整个赛场上震天响着的欢呼声,饶有趣味剥着橘子,塞了一瓣橘子进嘴里,含糊着道,“听说他以前也是他们学院的第一?他们这些第一打球都这么厉害的吗?”

  “你还好意思说?”李蓉抬起扇子,指了指赛场,“你学的还没他们多,君子六艺不说样样拔尖,连个文章都写不好。等你姐夫回来……”

  “停停停,”李川赶紧抬手止住李蓉的唠叨,“姐,看球赛,你赶紧看看赛场,两个这么好看的男人打球,你不快乐吗?”

  李蓉嗤笑一声,也没为难他,转头看向赛场。

  和上半场的全场不进一个球的僵持截然不同,下半场的两位,都是马球场上极擅进攻的高手。

  分数一路你追我赶,连李明都忍不住位置频频鼓掌,回头朝上官h高兴道“朕生平头一次看这么漂亮的赛局,精彩!”

  全场的视线都被赛场上的两个人所吸引,李蓉漫不经心看了一眼旁边坐在位置上,聚精会神看着赛场的谢春和。

  谢春和整个人目光都凝在赛场上,根本不关注旁边小厮任何动作,见全场注意力都被分散,李蓉放下心来,转过头去,随着再一次进球,跟着抬起手来,轻轻鼓掌。

  “我本以为,苏大人不会上场。”裴文宣抬手一击将球击打出去,苏容卿同他并肩而行,一起追着球过去。

  “裴大人都上场了,我又何不敢?”

  “苏大人自信得很,”裴文宣笑着斜昵他一眼,“不知苏大人可知道我要做什么?”

  “你要杀谢春和。”苏容卿抬手一击,进球!

  两人驾马折回,裴文宣心中了然“看来陛下给了你消息,让苏氏放萧肃过境。”

  苏容卿提前知道萧肃要入京的消息,而萧肃过境两个区域,一个属于苏氏,另一个属于谢氏,这时候蔺飞白入京,必然是为了争夺谢氏得掌控权,以截断萧肃入京的路线。

  而要夺得谢氏的掌控权,谢春和非死不可。

  球再一次抛出,这次裴文宣先抢发一球“那你可知我要如何杀他?”

  苏容卿冲在裴文宣前方,及时一球打出老远,声音平淡“香美人,今日你会将药引加入茶水,让他毒发。”

  “所以你临时换了谢春和的茶童,保证他的茶从茶叶到茶具都单独另煮。”

  裴文宣面上带笑,苏容卿瞬间反应过来什么,骤然抬眼“水!”

  话音刚落,裴文宣一杆将球击入球洞之中,抬眼轻笑“今日糕点偏咸,谢春和素爱点心,难免口渴。你们带的水,怕是不够用啊。”

  “啊!”

  话音刚落,人群中就传来了一声惊呼,李蓉抬眸看去,就看谢春和突然倒了下来。

  赛场上激烈竞争着时,上官雅找到苏容华休息的帐篷,她让人通报了一声,便掀起帘子进了帐篷。

  进去之后,她扫了一眼,就看苏容华躺在床上,旁边跪着一个下人,正为他包扎着手。

  “大公子还好吧?”

  上官雅笑着进屋,坐到位置上,苏容华没有说话,他淡淡看了她一眼,又收回目光。

  旁边侍从进来,给上官雅倒了茶,上官雅端起茶抿了一口,苏容华侯了一会儿,轻声开口“你来做什么?”

  说着,苏容华嘲讽出声“莫不是我坏了大小姐好事,来兴师问罪?”

  “哟,”上官雅抬眼,“你也知道坏了我的事啊?”

  听到这话,苏容华目光骤冷,他将手从小厮手里抽出来,挥了挥手,小厮便无声退了下去。

  上官雅看了一眼,漫不经心“素闻苏氏百年名门,规矩森严,果然连个下人都这么懂事。”

  说着,她抬头看向苏容华“就不知道,为何苏大公子,这么不懂事?你我好友一场,你这么坏我婚事,”上官雅端了茶,笑中带了几分警告,“是不是太不仗义了些?”

  “朋友?”

  苏容华听到这话,仰头轻笑。

  “上官雅,”苏容华叹了口气,他掀开被子起身,赤足落到地毯上,走到她面前。

  上官雅面色不变,他弯下腰,带着伤的双手撑在椅子扶手两边,盯着上官雅的表情,面上带笑“你是不是把我当傻子?”

  “相处这么久,你当真把我当朋友,你又当真以为我把你当朋友吗?”

  上官雅没说话,他身子往前轻探,靠在她耳边,轻声道“我从未把你当朋友,你也如此。”

  上官雅抓紧扶手,苏容华往后退了退,与她拉开距离,眼里带了些玩味“期初你不过是想利用我,后来呢?你还敢说你只是想利用我?”

  “为何不敢?”

  “利用我,你到监狱里对我道歉?利用我,你在知道我去替容卿顶罪时来宫城接我?利用我,知道我和容卿起了冲突,带我去看日出,陪我喝酒,一起走过大半个华京城回家?”

  “我不过是喜欢玩闹,”上官雅声音很淡,“大公子太容易认真。”

  “玩闹?”苏容华嘲讽出声,“若你真只当我是个玩伴,我绝不纠缠你,可上官雅,”他盯着她,“你看着我,你再把这话说一遍。”

  “有何不可?”上官雅轻笑抬头,她盯着苏容华,张口就要放狠话,“我就只把你……”

  “你要的权力我可以给你。”

  苏容华突然开口,上官雅愣了愣,苏容华注视着她,难得认真“我知道你要上官家,要自由,要一直是上官家的掌权者,我可以自请逐出苏氏,入赘于你。”

  上官雅震惊睁大眼,见到她的反应,苏容华忍不住笑起来。

  “我入赘之后,你就可以一直是上
为您推荐